廣西當代建筑創作漫談

編輯: | 2017-12-07

非亞


? 現狀與差距


廣西當代建筑創作,以我個人的理解,大概可以劃分為三個階段,一是改革開放前60、70年代的建筑,也包括80年代初期的一些建筑,這些建筑大都屬于老一代建筑師的設計,建筑風格質樸,材料和設計手法相對簡單,帶有比較典型的亞熱帶風格,比如廣西區體育館,廣西區圖書館,廣西區博物館,以及南寧劇場、桂林漓江劇場等等;其中像廣西區體育館、南寧劇場、桂林漓江劇場等建筑,還進入過教科書;二是80年代以后,到90年代末,這個時期,隨著改革開放經濟開始發展,建筑項目也越來越多,這個時期的建筑,主要受現代主義、歐陸風和國際式風格影響,之前的亞熱帶地域特色似乎消失了,建筑風格比較雷同、單一,這個時期,以我個人理解、視野和閱歷,難以找出在國內具有影響力的建筑,倒是桂林出現了一些借鑒桂北傳統民居風格設計的建筑,比如桂湖飯店、伏波山莊等等;三是2000年以后,隨著設計市場的開放、城市規模的擴大、城市化進程的加快以及房地產的發展,國內外的建筑師的身影陸續出現在了廣西,設計了不少優秀的建筑,比如德國gmp設計的南寧國際會展中心,澳大利亞DCM公司設計的陽光100系列項目,新加坡DP公司設計的金源CBD,北京標準營造設計的陽朔商業小街坊,美國阿特金斯公司設計的南寧萬象城,等等;而廣西本土的建筑師,尤其是一些年輕的建筑師,也有了長足的進步,設計了不少帶有一定創意的建筑,比如廣西規劃館、柳鋼體育練習館、荔園山莊等等。自治區建設廳每兩年舉辦一次的廣西優秀建筑設計評選,入選一等獎的,大都是具有一定水準的新建筑,在一定程度上,代表著廣西建筑設計的最高水準。


只是,和國內一些地區相比,廣西當代建筑創作仍然顯得薄弱,理論素養不足,優秀建筑師太少,比如,最近這十年,中國內地涌現出了一大批優秀的青年建筑師、以及各種風格的民營設計公司,去年,杭州的王澍獲得了世界建筑界的最高獎——普利策建筑獎,他在杭州、寧波等地設計了大量實驗性的建筑,其本人多年來對中國傳統文化以及江浙當地傳統的營造技法有著深厚的研究;廣東,由于緊鄰港澳、經濟發達,嶺南文化深厚,這些年,也出現了很多優秀的建筑,設計理念和手法相比內地要領先不少,一些建筑師,比如都市實踐設計了土樓公舍、大芬美術館;而以建筑院士何鏡堂為首的華南理工大學的建筑設計團隊,也設計了很多帶有嶺南風格的校園建筑;深圳作為設計之都,連續舉辦了幾屆“深圳—香港城市/建筑雙年展”這樣的活動,這些活動推動了深圳等地建筑設計的發展;四川,則出現了劉家琨這樣的建筑師,其代表作是以帳篷為原型設計的胡慧姍紀念館,這個外表簡單樸素的建筑,主要是為了紀念在汶川地震去世的小女孩胡慧姍,建筑極具人文關懷;南京的張雷則設計了不少風格獨特的小建筑,比如位于江蘇高淳的詩人住宅,《世界建筑》雜志甚至為其出過建筑作品專號;上海的一些建筑師和事務所,比如大舍,也設計了不少探索性很強的建筑,這個云集了不少海歸派建筑師的城市,其建筑往往新意十足;北京,作為中國的文化中心,出現了諸如徐甜甜、馬巖松、李曉東等不少建筑師;一些大院的建筑師比如崔凱、李興鋼等人,也設計了不少具有自己特點的建筑;相比之下,廣西和這些地區的建筑師相比,創作力量還是非常薄弱,而這種薄弱,可能也跟廣西的文化根基不深、設計體制相對滯后有關,比如,廣西的設計機構,基本還是國有大院為主(省級的廣西建筑綜合設計研究院2007年改制為廣西華藍設計集團),自主成立的民營設計公司相對較少,以建筑師為主導的事務所更是稀少,體制的滯后,多少也制約了廣西建筑創作的發展。前些年,廣西建筑主管部門,還推出過一個“十佳建筑師”的活動,希望以此推動廣西的建筑設計的發展,但由于本土建筑師們根本上還是缺乏在國內拿得出手的作品,活動到了后來似乎也沒有了下文。而在創作理論和對本土建筑的認識上,廣西的建筑師還是沒有比較明確和統一的目標,很難看出這個地區建筑創作的走向,盡管如此,仍然有一些建筑師以及注重發展風格的民營設計機構,開始了對本土現代建筑探索的嘗試……


? 建筑創作風格、道路


廣西需要什么樣的當代建筑?廣西如何走出一條屬于自己的建筑之路,對比國內外建筑創作的情形,答案,其實是毫無疑問的,除了圍繞建筑本體的探索之外,強化對具有本土特色的現代建筑的探索,重新接續起60、70年代亞熱帶建筑的傳統,應該是可以重新走出一條屬于自己的建筑之路的,畢竟,相對于建筑存在的外部因素和社會條件,氣候、地域文化、地方材料這些東西,更能激發出本土建筑的特色。


60、70年代廣西現代建筑中常見的亞熱帶風格,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被割裂了,以我個人對建筑的理解,我是非常欣賞這種風格的建筑的,因為這些建筑,突出反映了建筑應對炎熱氣候所采取的措施,比如立面有明顯的遮陽構件,強調通風,建筑立面有深遠的出挑和屋檐,不久前我去廣西北部的小城融安,發現那里有不少70年代的建筑,就設置了這樣的遮陽構件,在陽光的照射下,陰影強烈,異常漂亮;而前些日子我在南寧植物路廣西區幼兒園內部,發現里面的一幢建筑非常具有南方特色,供孩子游玩和疏散的走廊和坡道,出挑深遠,環繞著建筑,形成了對強烈陽光的遮擋,建筑色彩鮮艷,斑斕,風格簡樸,這個建于80年代初期的建筑,除了細部不夠精細外,建筑的整體形象還是令人過目難忘,這種看似簡單的風格,其實倒是極具味道。而最近10年,經歷了八九十年代對國際式風格的追逐之后,這些年,南寧慢慢出現了一些帶有地域特色的建筑,比如新加坡DP公司設計的金源CBD,澳大利亞DCM設計的陽光100系列,來自熱帶地區的設計機構,將對氣候、通風、開放性的考慮,融合到了建筑之中,形成了風格鮮明、具有南方特色的建筑;柳鋼體育練習館,因為投資有限,采用了最樸實的設計手法,建筑主體結構和圍護墻體分離,以突出南方建筑輕巧的特色,墻體和屋面之間脫開,使熱空氣得以上升和逸出,這個建筑雖然在細節上仍有不盡如人意的地方,但在材料、結構、形式、功能和地方性探索上,仍做出了一定的反應。前兩年,我們設計的北海天寧辦公樓,盡管因故沒有建成,但建筑的外表,吸取了當地傳統窗戶遮陽的做法,將不同肌理的百葉,運用到了建筑的外立面上,形成了個性極強的亞熱帶建筑特色;柳州報業大廈投標方案,則從當地的山脈吸取靈感,將大量的綠色以及遮陽平臺運用到建筑之上,并強調建筑的開放感、雕塑感和屋面的遮陽;而另一個項目,北海天寧新城,盡管所走的路子是新中式風格,但建筑設置了遮陽的鋁合金木色百葉,部分花格窗則從傳統園林建筑吸取靈感,以最簡單的材料混凝土來預制,最終形成了建筑風格鮮明、質樸耐看的細節。


陽朔商業小街坊這個建筑,之所以獲得《世界建筑》的獎勵,很重要原因,是來自北京的海歸派建筑師因地制宜設計的結果,建筑在空間上,和縣城的街道肌理相融合,建筑材料和技術,則采用當地的本土材料和營造技法,比如干壘石塊墻,杉木做的窗戶、百葉、外立面裝飾,則帶有很強的桂北民居的風格,而對當地竹子開創性的運用,在遮陽的同時,也形成了非常優美的表皮;建筑雖然采用桂北民居的風格,但營造和設計手法,則融入了現代建筑的理念。陽朔這些年,陸續興建了一些度假酒店,這些建筑,基本都是采用桂北民居風格,強調建筑與山水的結合,注重地方性材料的使用,這一脈的設計,逐漸形成了廣西新鄉土建筑的特征,非常值得繼續發揚與光大。


這些年,首府南寧由于城市建設的加快,出現了大量的新建筑,除了地產項目以外,也包括一些政府投資的公共建筑,這些公共建筑因其重要性而引起人們關注,這其中,去年落成的廣西規劃館,以城市網絡結構作為建筑的立意和切入點,通過重復的建筑體塊,強調城市肌理的構成,立面傾斜的線條大概暗示了場地原有山脈的曲線,巧妙的構思使得建筑具有了某種獨特性和新意;而另一個同樣是最近落成的廣西美術館,也是以寓意入手來設計建筑,在微博上引起了很大的反響和爭議,普遍的看法大概是認為建筑立意過于簡單,過于直白,認為建筑應該是一種抽象的藝術,而不是具象的反映;從這個角度,類似使用具象設計手法的建筑,比如廣西民族博物館、廣西銅鼓館在立面上直接使用銅鼓元素,往往難以獲得業界甚至大眾的認可,這一現象,確實值得建筑師的思考;在處理地方性題材的建筑上,應該怎么對這種元素進行轉化,是很需要建筑師更積極的探索的,在這方面,幾年前我們也遇到過類似的項目,比如,在武鳴體育館的設計中,當地主管部門要求使用銅鼓來設計建筑,在最初,所有的設計師都非常反對和抵觸這一做法,但后來,經過冷靜的思考,我們只是吸取了銅鼓的外形曲線,以及鼓面邊緣的裝飾,在設計中仍然是從功能、空間出發,通過對圓形建筑在采光、遮陽、通風方面的分析,最后在外墻上使用了彎曲的鋼結構骨架和玻璃幕墻,以及連續的、水平的金屬遮陽,通過建筑化的處理,對一個具有象征意義的銅鼓進行建筑轉化,在這過程中,圍繞南方建筑的一切最基本的話題,比如采光、遮陽、通風,仍然是無法回避的問題,而這種建筑轉化的策略,似乎也揭示了一條建筑設計的新路……


最近一期《建筑師》雜志推出了“王澍的建筑”討論專輯,其中討論的一些觀點,是從王澍的文人傳統入手,探討其建筑構成的內在因素,一種聲音認為,所謂“文人傳統”,其實還包含著一種文人精神所具有的獨立性和思想性,而我的理解是,“文人傳統”一方面是學養和修為,另一方面,則是做建筑的態度與立場,沒有獨立精神,人云亦云,見異思遷,沒有自己的方向,建筑師是很難做出優秀的建筑的,從王澍身上,大概我們可以明白自己該走怎樣一條建筑的道路……


而對比廣西緊鄰東南亞地區的建筑,我們也許應該獲得更多的啟發和啟示,東南亞地區的建筑,目前已走出了一條非常具有自己特色的發展之路,通過對本土文化的研究、對地域性元素的強調、對氣候、節能的反應、對建筑傳統的吸收與轉化、對本土材料與技術的挖掘和表現,也通過現代設計觀念和手法的介入,東南亞地區已經出現了一大批極具特點的地域性現代建筑,這些建筑,又可以細分為熱帶風格的現代建筑和新鄉土風格的建筑,對于地理與氣候條件和東南亞相似的廣西,東南亞各國所走過的建筑之路,實在很值得我們借鑒……


? 結語


廣西當代建筑如何走出一條屬于自己的路,如何在自己的文化之上探索出一條建筑新路,值得廣西每一個有責任心的建筑師去思考;而在建筑創作的氛圍上,對比同樣屬于創作的其他門類,比如藝術圈和文學圈,廣西建筑界還是缺乏一個自由溝通、交流提高的平臺和機制,也許建筑設計界相互之間隱含著太多的利益之爭,導致業界的技術交流顯得過于封閉,不夠開放,而廣西,也缺乏一些相關的當代建筑展覽、活動以及講座去活躍建筑氛圍,其實廣西每兩年一次的優秀建筑設計評選,結束之后,完全可以舉辦一個類似建筑雙年展的展示活動,通過展覽的平臺喚起全社會的關注,并以此促進本土建筑創作的發展;不管怎樣,盡管目前還存在著各種不足,但廣西當代建筑還是已經具備了一定的基礎,它需要的,是在一種清醒的自我認知的基礎上,不斷地、自覺地向前發展,相信不遠的將來,廣西會涌現出具有自己獨特風格和地域特征的現代建筑……


原載《廣西城鎮建設》2013年第3期(總124期)

關鍵詞

當代建筑

河北11选5开奖结果 走势